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

2020:不良資產投資業的崛起之年

發布日期:2020-02-08 訪問次數: 信息來源:深度解析不良資產

 在2019年隱性債務風險化解的過程中,監管部門已允許融資平臺公司債權人將到期債務轉讓給AMC,AMC將成為政府隱性債務化解的又一個重要渠道,在當前增長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的環境下,AMC的重要性進一步顯現,將深度參與政府、企業、居民去杠桿。

 不良資產處置也將綜合各種債權轉讓、股權重組、債轉股等處置方式,成為一個專業化,系統化的產業,以四大AMC、地方AMC、民營資產管理公司、另類投資基金等各種參與主體組成的多層次不良資產處置體系將在經濟去杠桿中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一、我國不良資產行業的發展歷程

 我國不良資產行業的發展與我國經濟體制改革歷程和經濟發展周期緊密相關,經濟上升期,政府、企業、居民的杠桿率高企,蘊藏了巨大的債務風險。

 在經濟繁榮期風險被隱藏,一旦經濟衰退,積累的風險就會暴露出來,此時不良資產行業的重要性就會顯現,處置化解上一階段積累的不良資產風險, 為下一階段體制改革掃清道路,為經濟的下一次繁榮奠定基礎。

 二、本輪不良資產處置的主要參與主體

 本輪不良資產處置不同于上一輪政策性處置階段,參與主體比較少,主要是國企、銀行和四大AMC,本輪商業化、市場化的特點吸引了各類市場主體投入其中,多方參與主體發揮各自的資源、資金和技術專長,形成了一個包括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在內的完整產業體系。

 1、不良資產供給方

(1)銀行

 銀行依然是不良資產最主要的來源,根據新規,銀行應將逾期90天以上貸款計入不良貸款披露,以往隱藏在關注類下的不良資產將充分暴露。截止2018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資產規模已達2萬億,不良率為1.89%,創下10年來新高,但以目前的經濟及監管形勢,銀行的不良資產還將進一步增加。

 例如經濟增長放緩,經濟下行帶來企業效益下滑,進而導致銀行信貸質量下降;嚴控表外業務,限制新增表外業務,整改存量表外業務回表,使得隱藏的風險暴露;嚴監管下虛假出表的不良資產強制回表,以往隱藏的不良資產暴露,資管新規后銀行理財投資無法順利回表等等原因都會導致銀行不良資產的形成。

(2)信托

 信托產品投資標的多為政府平臺及房地產項目,因以往監管機構管控相對較松,項目階段往往較為前期,回款周期較長,但在當下地產行業嚴厲去杠桿的形勢下,很多中小地產商資金鏈斷裂,將直接導致部分信托產品難以兌付,形成不良,此外地方政府債務化解的壓力也很大,形成不良的風險也很高。

(3)證券、基金、期貨、金融租賃、保險等非銀行金融機構

 債券違約、非標業務違約、股權投資業務損失等等,資管新規后以往資管產品的風險集中暴露,將形成大量不良資產。

(4)私募基金

 股票、債券等市場下跌造成巨額損失,非標業務、股權投資業務也因經濟下行、監管趨嚴等原因導致資金鏈斷裂出現部分爆倉,形成不良資產。

(5)互聯網金融平臺

 近年來P2P頻頻爆倉形成大量不良資產,而且這一部分資產的風險較一般不良資產更大,互金平臺僅是資金中介機構,資產的所有人往往不是互金平臺本身,不能直接轉讓和處置,更遑論其中混雜的自融、虛假融資所產生的債權合規風險。

(6)地方政府及地方融資平臺

 由于政策對地方政府及地方融資平臺融資的嚴控,導致前期項目后續資金鏈斷裂,形成不良資產。

(7)上市公司及其他實體企業

 近年來股市下跌造成大量的大股東爆倉事件,加上質押新規、再融資新規、減持新規等一系列資本市場監管政策的發布,使得上市公司的資本運作更加困難,許多上市公司股票價格下跌,評級下調,發債困難,債券違約,形成大量不良資產;而且經濟下滑也導致企業營收下降,融資困難,將形成更多不良資產。

(8)地產公司

 由于地產融資政策不斷收緊,地產調控不斷升級,大量中小地產企業將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將會有大量工程爛尾,形成不良資產。

 2、不良資產購買方及投資方

(1)四大AMC

 四大AMC從體量和資金實力來看依然是不良資產市場的主力,四大AMC的業務開展基本不受限制,有完善的監管法規規范,且擁有多年不良資產處置的經驗和人才基礎,雖然在2004年后四大AMC紛紛尋求轉型,一定程度上偏離了主業,甚至異化為影子銀行,但隨著2018年1月1日《金融資產管理公司資本管理辦法(試行)》開始實施,新一輪的內部調整和整頓,管理層的更換,四大AMC的業務又開始回歸。而且經過多年的發展,四大AMC基本上已經成為擁有全牌照的金融控股公司,可以更加方便有效的通過多種渠道、采用多種金融工具處置不良資產。

(2)地方AMC

 從2012年開始,政策一直扶持地方AMC的發展,不斷放開設立數量,放寬業務范圍。地方AMC在前一段時間部分業務異變為銀行資產出表的通道,2019年7月5日《關于加強地方資產管理公司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銀保監辦發〔2019〕153號)》的發布加強了對地方AMC的監管,要求其回歸主業,同時對于資質、進入門檻、融資、稅收等方面也表達了積極鼓勵扶持的政策導向,可以想見地方AMC在不良資產市場上一定會占據更重要的地位,發揮更大的作用。

(3)金融資產投資公司(AIC)

 2018年6月29日,銀保監會發布《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管理辦法(試行)》允許商業銀行設立AIC,主要從事銀行債權轉股權及配套支持業務。AIC作為商業銀行為主要股東設立的非銀行金融機構,可使商業銀行自主參與市場化債轉股行為以及相關債權的買賣,不再需要依托AMC進行信貸轉讓,也不需要通過境外機構反投設立的分支機構來具體實施。AIC作為金融機構,可以通過發行金融債券募集資金,用于流動性管理和收購銀行債權,因此其在債轉股及盤活資產方面將會有比較強的資金實力。AIC在不良資產行業的潛力不容小覷。

(4)二級市場投資機構:

 1)民營投資機構:2017年后很多市場觸覺敏銳的民營機構紛紛進入不良資產市場淘金,通過發行私募基金等方式投資不良資產,但大量民營投資機構仍處于野蠻成長無序競爭的狀態,盲目的搶購資產占領市場份額,將資產炒到不合理的價格。2018年業內知名的東融集團、東方成安相繼出現產品無法兌付的新聞,這兩家機構目前管理基金70支,涉及債權約135億元,給整個行業造成了一定的負面影響。民營投資機構在資產處置專業水平、資源整合能力和風險控制能力等方面還需要進一步完善和提升。

 2)境外投資機構:隨著金融領域對外開放不斷擴大,外資進入中國的途徑和境內投資范圍越來越多,投資不良資產行業的外資也日漸增加,外資投資不良資產行業主要分為不設立境內實體和設立境內實體兩種方式。外資機構無論是資金規模、精細化管理能力、資產處置經驗都有著極強的實力,隨著對外開放的程度不斷加大,外資機構的政策約束將越來越少,將成為中資機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3、不良資產處置中介機構

(1)金交所

 隨著不良資產市場的全面商業化和監管政策的不斷放開,為吸引外資機構進入中國不良資產市場,國家外管局相繼批準深圳前海金融資產交易所、廣東金融資產交易中心作為試點開展不良資產跨境交易。不同于以往的先通過發改委備案,再通過NRA賬戶(境外機構境內賬戶)實現資金入境,交易所在資金跨境收付、交易結構安排、結購匯便利、稅務統一代扣代繳方面均有全新的制度安排,使原來長達數月的政府備案流程,縮短到最低兩周。且金交所可以不限地域、直接對接銀行、統一結算報稅,業務運作方便高效。

(2)淘寶、京東等互聯網交易平臺

 淘寶、京東等互聯網平臺積極開展“互聯網+不良資產”的業務嘗試,提供在線不良資產拍賣平臺進行不良資產公開交易。

(3)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評估公司、拍賣機構、咨詢機構、信息科技企業等中介機構

 提供不良資產市場盡職調查、交易、信用、渠道等服務,在不良資產服務的細分市場或專業領域,提供特色服務并形成專業能力和競爭優勢。

 三、不良資產行業的發展趨勢

 隨著經濟去杠桿政策的不斷深入,不良資產行業不良資產來源、參與主體、運作方式也將越來越豐富,不良資產行業的發展前景將更加廣闊。

 1、不良資產將成為備受矚目的投資領域

 我國經濟去杠桿、調結構、嚴監管的總基調將在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期持續,經濟將處于一段時期的下行通道,投資的機會和收益都會下降,以往高利潤的行業如地產行業、基建等都被限制發展,以往高速發展時期積累的風險將逐漸釋放,不良資產行業出現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會。

 而且經濟的下行,使得投資者信心走低,資產價格不斷被低估,不良資產投資者可以獲得更多價格低廉的優質資產,經濟壓力下,更多的企業出現經營困境,也給了不良資產投資者獲得優質企業股權的機會,投資者可以通過對不良資產及困境企業的投資和處置修正風險因子,在通過市場退出獲得高額的收益。

 2、不良資產的行業將形成跨行業、綜合性、專業性的產業鏈,產生大投行、大資管、大協同的行業巨頭

 這一輪不良資產的內涵已遠遠超過了銀行不良貸款的范圍,出現在多個領域,處置的主體和方式也越來越多,機構間跨行業的合作也會越來越多,根據收購的不良資產行業類別與相關行業專業團隊合作將大大提高處置的效率,降低處置的風險。

 例如地產行業的不良資產處置就可與地產基金合作,上市公司的不良資產處置就可和并購基金合作,銀行貸款不良資產處置可與訴訟律師團隊合作等等,不良資產產業鏈從資產分類、收購、轉讓、證券化、托管、募集、處置、退出、咨詢、增信等各個環節將由不同的專業機構專業團隊來分別進行,相互合作,強化協同思維,努力形成多方共贏格局,更好地做活資產、做大市場、做高回報,不良資產本身也應細分種類,進行精細化運作,不良資產行業是高風險行業,只有精細化專業化才能夠充分化解行業風險,進而獲得高額的收益。

 此外,不良資產行業參與主體中的頭部機構已看到行業協作化發展的趨勢,開始布局“全能化”“全牌照”,力求加強對資管行業上中下游金融機構的服務整合能力,以達到統籌多個市場多方參與主體的目的,獲得協同效益。

 3、不良資產行業的互聯網化及大數據、人工智能科技的運用。在互聯網已經迅速滲透到各個行業的今天,其對不良資產行業的影響也是深遠的

 金融行業,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的運用將信貸授信和違約風險監控提升到了一個全新的次元,改變了傳統金融行業的面貌,同樣對于金融行業的衍生行業---不良資產行業也將被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所變革。

 在不良資產風險監控及處置上,大數據和人工智能技術對債務人精準畫像將大大提高催收效率,大數據及互聯網同樣可以對債務人的資產情況做到精確統計。

 特別是在個人類不良資產處置方面,由于個人類不良債權尚不能進行批量轉讓,同時個人類不良債權瑣碎又缺少抵押資產,成本高收益低,AMC等傳統不良資產處置機構很少介入,互聯網機構可以在此細分領域大顯身手,除了互金平臺產生的個人不良債權清收,還可以對銀行個人不良債權清收進行外包服務,充分利用自身的優勢提供低成本高效率的服務。





上一篇:
下一篇: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快三预测一定牛 快3开奖走势图 一部一直喷奶水的Av 急速赛车彩票 四肖免费期期准四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解 东方6 1开奖走势图 河北省十一选五走势 海南七星彩 理财通买理财本金个会 至尊棋牌下载地址 弈棋耍大牌申城棋牌 捕鸟达人1破解版 宁夏11选5最新开奖 内蒙古11选5直播 秒速快三改单 中国体彩网福建36选7